• 白陶斗笠形器

    时代:二里头文化

    用途:装饰品
    出土地点:2002年偃师二里头遗址VM3出土
      一组3件,直径分别为4.85、5.9、4.8厘米,高分别为2.18、2.85、2.44 厘米。和绿松石龙出自同一墓葬。正面似斗笠,背面螺旋形,中心有细小圆孔,每件与一个绿松石珠同出。可能同为墓主帽子上的装饰。

  • 骨猴


    时代:二里头文化

    用途:装饰品
    出土地点:2002年偃师二里头遗址ⅤT26M6出土
      高2.2、宽0.75—0.95厘米,使用动物骨骼雕刻制作,通体抛光,制作精巧,栩栩如生,是不可多得的微雕精品。

  • 铜圆形器

    时代:二里头文化
    用途:礼器
    出土地点:1975年偃师二里头遗址Ⅵ硃出土
      此物出自高等级贵族墓葬。圆片形,直径17厘米,厚0.5厘米。周边镶嵌61块长方形绿松石片,大小相同,排列均匀,形似钟表刻度。中间镶嵌两圈十字形绿松石片,外周较大,内周较小,每周13个,相间排列。61*6=366,366和13与《尚书·尧典》所载夏历闰年天数和相合,有专家认为此器为天文历法用品。正面最少蒙有六层粗细不同的四种布,每平方厘米经纬线分别为8*8根和52*14根,背面也有布纹痕。可见当时天文历法、铜器铸造和纺织方面的高超水平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  • 七孔玉刀

    时代:二里头文化
    用途:礼器
    出土地点:1975年偃师二里头遗址ⅦKM7出土
      长60.4-65、宽9.5厘米,玉料呈墨绿色,局部有黄色沁;刀形扁平,呈肩窄刃宽的宽长梯形,两侧各有两组对称的扉牙;玉刀两面纹饰相似,皆以交叉的直线阴纹组成网状和几何图形;刀背处有等距且排成一条直线的七个圆孔。这是迄今为止二里头遗址出土的最大的一件玉器,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玉器珍品。

  • 绿松石龙形器

    时代:二里头文化
    用途:礼器
    出土地点:2002年偃师二里头遗址VT15M3出土
      此物出自高等级贵族墓葬。龙长64.5、中部最宽处4厘米。它由2000余片各种形状的绿松石片组合而成,每片绿松石的大小仅有0.2~0.9厘米,厚度仅0.1厘米左右。龙身略呈波状曲伏,中部出脊。由绿松石片组成的菱形主纹象征鳞纹,连续分布于全身。龙身近尾部渐变为圆弧隆起,尾尖内蜷,若游动状。绿松石龙形器的龙首隆起于托座上,略呈浅浮雕状,为扁圆形巨首,吻部略微突出。以三节实心半圆形的青、白玉柱组成额面中脊和鼻梁,绿松石质蒜头状鼻端硕大醒目。两侧弧切出对称的眼眶轮廓,梭形眼,轮廓线富于动感,以顶面弧凸的圆饼形白玉为睛。此龙形器制作精美、技术高超、体量巨大空、形象复杂,为中国后世龙崇拜找到最直接、最正统的根源。

  • 镶嵌绿松石兽面纹铜牌饰


    时代:二里头文化

    用途:礼器
    出土地点:1984年偃师二里头遗址VIM11出土
      此物出自高等级贵族墓葬。长16.5、宽8-11厘米,器身以青铜铸出主体框架,呈四角钝圆,略呈亚腰形,两侧各有对称环纽。其上以数百片绿松石拼合镶嵌出兽面纹,加工精巧,丝丝入扣,虽历经三、四千年无一松动脱落。出土时安放在墓主人胸部,从两侧有对称的穿孔钮可见,穿缀系于主人胸前,应作为沟通天、地、神、人等的重要载体。

  • 龙形牙璋

    时代:二里头文化
    用途:礼器
    出土地点:1980年偃师二里头遗址ⅤM3出土
      长48.1、中宽11.4厘米,全器由器身、柄、阑组成,造型精美,器型庞大,气势恢宏。阑部扉牙或表现张嘴的龙头及龙身。牙璋作为二里头文化典型的玉礼器之一,仅为高级贵族专用。牙璋随着二里头文化的扩张,将王权礼制的影响辐射到南中国和更广大的区域。二里头牙璋传播的模式,反映出广域王权制度在东亚数千公里范围内的波及,也印证出二里头政权成为此广域政治核心的代表。

  • 网格纹青铜鼎

    时代:二里头文化
    用途:礼器
    出土地点:1987年偃师二里头遗址ⅤM1出土
      通高20、口径15.3、底径10厘米,造型和纹饰风格与河南龙山文化晚期的陶鼎形制一脉相承,但材质却是当时罕见的贵金属——青铜。这是迄今为止我国考古发现最早的青铜鼎。二里头遗址青铜鼎的出现,是王权礼制萌生的象征。

  • 乳钉纹青铜爵

    时代:二里头文化
    用途:酒礼器
    出土地点:1975年偃师二里头遗址ⅦKM7出土
      高26.5、总长31.5厘米,束腰平底,三锥足细长,槽状长流,流折处有钉形短柱,腹部凸线列乳钉纹。其长流尖尾,清逸舒展,造型夸张,形态修长,极富美感,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时代最早的青铜容器之一,被誉为“华夏第一爵”。